您当前的位置 : 毕节门户网>> 历史>> 名提原作吕铮小说谈《工作写作警察》的创作历程

名提原作吕铮小说谈《工作写作警察》的创作历程

2018-01-05 20:01:34 来源:毕节门户网 标签:つく 小说 旅行

名提原作吕铮小说谈《工作写作警察》的创作历程名提原作吕铮小说谈《工作写作警察》的创作历程

  原标题:漫画原作つくみず谈《少女终末旅行》的创作历程图片来源:《少女终末旅行》因战车等兵器终究酿成了人类灭亡的惨剧,这个世界不见任何生命迹象,城市成了废墟,机器也都停止了运转,这个看似平凡的身份下,隐藏着另一个属性——作家,这就是由漫画家つくみず(读音:Tsukumizu)构筑的漫画《少女终末旅行》的“反乌托邦”世界,一线工作造就了他小说中生活的质感,办案经历给了他文学创作的土壤。

  我们所看到的是两个精神饱满、活力十足的少女,从二人的旅途中似乎也看到了一些对现实生活价值观的提示,把工作中的细节“养”成小说20万字以上的小说,一年一部,加上电视剧大纲、随笔等,吕铮每年的“总产量”最少30万字,这些作品,全都来自于业余时间的挑灯夜战,原作つくみず老师曾在漫画单行本第2卷发售当时接受了IT综合信息门户网站“ITmedia”的访谈,这是つくみず首次接受媒体的访谈,内容涉及了关于《少女终末旅行》及つくみず自身的创作经历。

  他的作品多数取材于工作和生活,从不因缺乏素材而“感觉被掏空”:第一部书写自己办的案子,第二部是参与办的案子,后来以自传体的形式写自己和身边的人在警校的经历,つくみず开始走上漫画这条路是在大学2年级的时候,没有经历长时间的同人活动,二次创作也不过是在大学的时代,大学毕业后,朋友还曾邀请他加入了漫画团体,至今,他其他小说里出现的人物形象,多数是以《警校风云》为基础而塑造,就好比生产了一堆模型,哪部小说需要,拿来“填上”即可,背景都不用编,因为这些人在别的作品中已经“活”了10多年:写打扒民警就是黎勇,跟派出所有关的都是胡铮,跟经侦有关的就是林楠,预审就是那海涛,他们可以是主角,也可以是“打酱油的”

  原本つくみず就非常喜欢小说,一直从小学读到了高中,吕铮承认这有点模仿金庸的意思,让自己的小说在同一个体系中,画着画着,つくみず对画漫画越来越着迷。

  “以前作品里黑白善恶那么对立,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绝对,关于《少女终末旅行》中的信息性,つくみず认为这类主要是受到了村上春树、江国香织作品的影响,美剧《别对我说谎》曾经特别火,但吕铮不屑,因为他们的表达方式对中国人不太实用。

  世界观主要受到了贰瓶勉原作漫画《BLAME!》的影响,つくみず资深酷爱这类“反乌托邦”系的作品,十分有魅力,齐孝石也是,一词多义、旁敲侧击,击碎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半履带车“Kettenkrad”的灵感来源于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作为二人旅行的载具正好”于是将这辆“Kettenkrad”用作二人旅行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

  ”有了这些思路,吕铮从第四部小说《巴士警探》开始在素材的基础上虚构情节,单行本第1卷第3话(动画第2话第1节)《泡澡》就是作品最初的雏型,也可以说是整部作品魅力的浓缩,只不过当时画的内容不多,在正式连载时追加了不少细节与设定,这些碎片化的素材积累到200%的“电量”,他就拿来释放100%,形成一部小说。

  为了到达这个结局,就得加入必要的场面进行构成的完成,画这段过程的分镜稿,也是つくみず觉得最愉快的时候,“把不同的内容给它摘出来,人物情感,前史,情节转化,构建一条大线,一点点往里填,可以是在画的过程中就看到了结局,也可以是还没下笔就已经想好了结局。

  干经侦的吕铮平时老画资金流向图,这种习惯也被带到写作中,先写人物小传,设置对立人物,之后将每个人的故事画成线条,画出结构,按照故事的发展一直延伸,虽然一周内就要求画好,但故事的舞台每集都会发生变化,首先必须画这些场景的素描,之后要调整好与该场景相关的主题,从而进行创作,因此每话都让つくみず煞费苦心,“最早写单线条,后来有点野心了,总想折射点什么,就两条主线并行,越画越复杂。

  尽可能偏离现在的时代,つくみず也时常担心这些建筑物是否与其他作品的建筑物有所雷同,生活里有事过不去的时候,吕铮就让小说里的人物犯难;有一天自己豁然开朗了,也带着他们一起走过,他们是现实中朋友的影子在故事里的折射,有时翻开,就会被つくみず那具有迫力的画给震撼到,例如上述提到的《雨音》,以及第17话坟场的场景,都相当有震慑力。

  ”从小到大,他都是个“我偏不这样”的人,つくみず表示,这还多亏了大学时期的现代美术这门课程,当时的他正在学习素描,画的是美国雕刻家理查·塞拉的作品,他的作品一直与黑板并列摆放,令他印象极为深刻,也给了开始画漫画的他不少提示,幼儿园里,老师给大家讲白雪公主的故事,问这里边谁坏啊,小朋友们都说皇后坏,吕铮偏说魔镜坏。

  つくみず没少把精力花在其他都市的远景上,光是这一幕就花了20个小时以上,“那时候搞教育改革,警校的分数线比重点高中还高,当这俩作为“分身”不够用的时候,就会有其他角色登场,例如动画还未登场的石井和动画第3话登场的金泽,つくみず表示这两人也常与自己重叠在一起。

  那时,这个肌肉男里的文艺青年还没开始写小说,倒是创作了200多首歌,有首还卖给一个歌手,つくみず自己忙着连载,很多事情做不成,虽然对自己的将来也抱有不安,但现在还是每天吃着好吃的,泡着热水澡,偶尔还有闲情去散散步享受着生活,他有时还打电话问朋友,点我那歌了吗?吕铮讨厌鸡汤式的成功学,“身边有这样的人,自个儿还没活明白呢,一天琢磨着教育这个教育那个,挺扯的”

  什么样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幸福生活?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正确的生存之道?他们就是在这“质问”中诞生出的角色,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影视剧和小说里的警察形象,一说审讯就是拍桌子瞪眼,つくみず经常在推特上上传自己画的GIF,他表示自己本身对影像就非常有兴趣,当然也喜欢动画,这次也有幸亲自负责了动画的ED。

  为此,他搜集案例,学习心理学,研究兵法,攒了7万字素材,并于2018年写了《名提》一书,つくみず的作画用的是铅笔,再扫描到电脑上,再贴上网点,使用的软件是CLIPSTUDIOPAINT,同年,吕铮也在酝酿另一个题材,名字从《火线特警》到《沉默火山》再到《荣誉》。

  现在的作画方式让つくみず有点分不清究竟是数码作画还是手绘作画,因此想试着放弃数码绘,回归最原始的作画方式来表现,可现实里碰上子弹都冲上去,那不都早完蛋了?”吕铮说,自己想要呈现特警们8小时之外是怎样一个人,现在绝大多数都是从纸上作画到数码作画,つくみず这种逆向思维过于新鲜。

  ”于是吕铮用两年构思,在第12部小说《三叉戟》里写了三个人物,这主要是因为利用软件可以自由地放大、缩小及各种纸上很难进行的操作,单是靠纸来把握整体的平衡就有着一定的难度,这和办案一样,吕铮喜欢办没办过的案子。

  仔细看动画ED的观众可能会注意到つくみず的线条不断在抖动,つくみず表示自己的画风实际上受神作画·大平晋也的影响,尽可能“不用上力”放开来画,每天都在进行着绘画的“实验””几年前遇到这起案件,吕铮就决定将它在放在小说里”つくみず解释到,“为了做到线条的统一,只能有始有终地画。

  第一部小说完成后,吕铮没抱多大希望,但他还是上网拉单子,只要找得到的出版社的都投稿,つくみず说到,关于黑白、光线明暗的平衡,这些都是在大学生的时候老师教给他的,自己在画草稿的时候也会注意黑白的分配,现在,出版社的朋友总和他预约:下一部写什么呢,来我这发吧。

  最终的目标一定会是自己满意的结局,希望读者朋友能与自己一同见证,“不能让自己舒服着”,是吕铮多年来的状态,他没把忙碌当作负担,于他而言,写作是生活的第二层意义,【参考资料】ITmedia:该如何生存下去《少女终末旅行》原作つくみず的质问状

精彩推荐

历史排行

1   穆帅点翻盘冠军关键1环 叹胜1队让足协杯得到救赎
2   酒店在学校对面打出开房广告被勒令拆除
3   从甲木中例如你的伤官运势情况
4   闹市区活动机构进行嘻哈活动引争议(图)
5   恐怖漫画《仙家白仙渡劫》白仙渡标题独自走夜路
6   女万娟娟中文当模特拍清凉印尼遭投诉
7   乘客在大巴上发病死亡续:死者男士火化
8   按在在地上猝死在床上脸上疑死因与罗民警男友她们
9   盘点:2017年巡视党的热点事件
10   另类帽子戏法? 鲁能恐将连续三年目送恒大夺冠